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济南白癜风可能遗传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21:50:4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济南白癜风可能遗传吗,滨州白癜风发病原因,北京大好的白癜风医院,北京白癜风传染吗,滨州怎么治疗白癜风,德州白癜风容易治吗,宜兰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吕氏如何维持百年荣耀

吴钩

我上一篇文章《从“吃瓜群众”到执政大臣》介绍了宋代的一个百年望族——河南吕氏家族。这个家族三代出了四位宰相(吕蒙正、吕夷简、吕公弼、吕公著),让修史的人感叹:“吕氏更执国政,三世四人,世家之盛,则未之有也。”

吕氏家族的第一个宰相吕蒙正,科考及第之前,是典型的“吃瓜群众”一枚,借住在洛阳山寺的窑洞中。宋朝的科举制度改变了他的命运,在太平兴国二年的科举考试中,三十四岁的吕蒙正崭露头角,夺得了殿试状元。仅仅过了六年,吕蒙正便被任命为参知政事,当时他才四十岁。

又过了几年,端拱元年(988),宰相李昉罢相,吕蒙正“拜中书侍郎兼户部尚书、平章事,监修国史”,成为政府首脑——宰相。

如果吕蒙正生活在唐朝,想通过科举制度进入政府高层,恐怕就有点是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”了,因为唐朝虽然也以科举取士,但录取的名额多为世家占据。而且,唐朝的科举考试还允许“公荐”,权贵公卿可以向主考官——知贡举推荐录取的人选,于是每到开科之年,朝中权贵便纷纷向知贡举请托,往往尚未开考,而录取的名单及名次已经预定下来,考试只是走走过场而已。在这种情况下,出身寒微的吕蒙正别说考中状元,连进士及第都极困难。

就算科举及第,一个寒门出身的进士想要晋升为唐朝的政府首脑,机会也微乎其微。研究者发现,“《旧唐书》所载从唐肃宗到唐代末年之间的人物,大约有将近十分之七出自名族和公卿子弟,出身于寒素者不及七分之一,如果以宰辅的家世作比较,两者的比例更加悬殊(80%∶7%)。”(梁庚尧《宋代科举社会》第九讲“社会流动及其局限”)

宋朝的科举,不光“取士不问家世”,而且有意抑制世家。吕蒙正还是“吃瓜群众”一枚时候,科举状元的大门是向他敞开的,只要他有能力夺魁。但在他成为宰执之后,他的后人参加科考,被录取的门槛就变高了。雍熙二年(985),吕蒙正还是参知政事,他的堂弟吕蒙亨与宰相李昉的儿子李宗谔参加了这一年的科考,均名入上等。但在殿试时,宋太宗说,“此并势家,与孤寒竞进,纵以艺升,人亦谓朕为有私也。”遂以“势家不宜与孤寒竞进”为由,罢了吕蒙亨与李宗谔的名次,将机会让给寒门子弟。

此举看似对“势家”不公,但官宦之家具有得天独厚的教育资源,在科举考试中对他们提出更严格的要求,倒也体现了一种“矫正的平等”。(类似道理,可参考美国黑人的平权运动)

不过,宋朝政府对高官子弟也有补偿,那就是恩荫制度——高官的子弟可以通过父荫获得任官的资格。吕蒙正成为宰相之后,按宋朝惯例,他的儿子可以荫补为正五品的员外郎。但吕蒙正坚决请辞,他说:我当年高中状元,第一次授官也是九品,况且天下才俊老于民间、未获朝廷赏识者不在少数,现在如果让一个刚离襁褓的小子沾宰相老子的光得到五品官秩,恐怕他无福消受,反损了他的福德。请荫补他一个九品官秩就可以了。其后,宰相之子仅恩荫九品“遂为定制”。

一名乳臭未干的官宦子弟,可以凭着父荫获得九品官秩,十年寒窗苦读的贫家子弟听了,岂不是要哭晕在厕所?恩荫制度肯定制造了不公,不过,宋代的荫补官在任职、升迁诸方面都受到限制,包括不得任台谏官、两制官、史官与经筵官,有机会擢升至高层的荫补官非常少见。因此,宋朝一些有才气、有骨气的官宦子弟,自己其实并不愿意沾老子的光,主动放弃了荫补,选择走科举考试之路,如前述宰相李昉之子李宗谔,“七岁能属文,耻以父任得官,独由乡举,第进士,授校书郎。明年,献文自荐,迁秘书郎、集贤校理、同修起居注”。

大中祥符元年(1008),吕蒙正已经致仕,闲居于洛阳。宋真宗封禅泰山,途经洛阳,专程拜访了吕家,“锡赉有加”,还问吕老先生:“卿诸子孰可用?”皇帝的言下之意,当然是表示他将会重用吕爱卿的子孙。吕蒙正却说:“诸子皆不足用。有侄夷简,任颍州推官,宰相才也。”宋真宗记住了“吕夷简”这个名字。后来吕夷简果然于宋仁宗朝拜相。

吕夷简的父亲,正是在雍熙二年科举考试中被宋太宗刷下来的吕蒙亨。但我们必须指出,吕夷简也是科举出身,并非荫补得官。吕夷简拜相后,他的儿子吕公弼、吕公著都曾得到恩荫,但兄弟俩后来又参加科考,取得了进士出身。若非经由科举取得出身,吕公著兄弟不大可能问鼎相位。

我上一篇文章说:“宋代河南吕氏能够保持二百年的家族荣耀,并不是依靠权力的世袭,荫补的因素亦微不足道,归根结底还是需要一代一代的家族子弟参与科举竞争,只有在竞争中脱颖而出,方得以延续家族荣光。”这个结论我觉得是成立的。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福建白癜风能治愈吗